点我抽奖

青岛酒吧复苏各具特色 原创音乐大赛有助于恢复人气

发布者:棒棒答
936 0 0

随着岛城夜经济近几年不断升温,酒吧街业态也变得丰富多彩,逐渐形成了音乐吧(兼顾乐队演出和顾客演唱)、Livehouse(邀请外来歌手演出)、酒吧(特邀乐队驻唱)等细分领域。六月份,从市区“人气之王”CityMoves、业内王者“Lab现场”到西海岸新走红的“雀跃之地”再到即墨古城1903,岛城各条酒吧街相继复苏,领头羊企业人气恢复过半。

记者走访各家酒吧老板,发现除了Livehouse取消了六七月份演出外,其他主打本土乐队、驻唱乐队的酒吧仍然坚持各自特色继续营业。在疫情影响逐渐减弱之际,百万奖金扶持的第二届青岛原创音乐扶持计划将于周日开锣,酒吧业主表示,希望借助此次大赛推出青岛本土优质音乐人,形成音乐人与演出平台之间的频繁互动,烘托市场热度,提升夜经济人气。

酒吧复苏 各自精彩

从台柳路、香港中路再到市北红酒街,市区的音乐酒吧消费正迎来缓慢复苏。作为业内领军人物,Lab现场老板刘朝晖表示,自家店里的生意已经恢复了七成左右。“上座率还是容易受到疫情变化影响,北京传出疫情反复的那几天,顾客明显少了很多。”刘朝晖本人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组建过青岛首支摇滚乐队,做酒吧这十几年他一直对音乐有着高品质要求;疫情影响下,Lab的驻场乐队规模不减反增,“我们的乐队现在是八个人,光乐队的费用一年就要九十多万。”

对于其他酒吧来说,做不到Lab的大手笔,也可以做独门的音乐特色。G7酒吧的团队以留学背景的音乐人为主,他们每周有自己的爵士乐演出,还邀请岛城久负盛名的GH爵士乐团献艺,吸引了一批对欧美音乐有热情的忠实顾客。G7老板翟圣龙表示,“我们团队里有一位专门学习爵士作曲的合伙人,加上我们又都喜欢爵士乐,虽然小众也想作出自己的风格,所以G7主打爵士乐和布鲁斯。跟疫情防控形势较严那时候比,我们的营业状况恢复了四五成。我们到店顾客的文化程度比较高,大多有海外经历,对爵士乐的认识也比较深。”爵士乐有几千首标准曲目,每个乐手起码掌握几百首。需要强调的是,每个演奏家的风格也是不一样的,就算是同一首曲子,每一次演奏都是不一样的。爵士乐在青岛音乐吧的兴起,也是2020的一大新趋势。

有新兴酒吧,也有坚守老城区的音乐吧。红酒街鹿啦咖啡属于怀旧款音乐吧,不仅拥有舞台,还有录音棚和排练场,顾客不仅可以听歌,兴之所至还可以登台演唱。老板朱先生表示,“我们现在的营业属于一般情况,来的都是热爱音乐和绘画的客人,他们来就提前包场。我们这里除了咖啡师、调酒师是特色,还有青岛特有的小瓶青啤。”特色酒水、音乐制作服务吸引了一批老顾客,“这条街的氛围都是我们鹿啦带起来的,青岛第一批办演出证的老音乐人基本都在我们店里玩。”

扶持也需要精准

作为青岛酒吧协会的执行会长,刘朝晖考虑的是如何让整个行业从疫情影响里走出来。他透露,Lab现场已经拿到了12万的政府扶持,这笔扶持对自己的店来差不多是一个乐手的成本,对于有的酒吧来说,这笔扶持就能覆盖演出开销。刘朝晖认为,下一步扶持资金应该更加“精准”,他建议,在接下来的原创音乐扶持计划里,应该以酒吧为单位组织歌手、乐队报名,以比赛结果为评定酒吧扶持资金的参考标准。“这样一来,酒吧业主肯定希望提高歌手、乐队水平,也鼓励了原创音乐的创作,对于夜经济来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去年原创音乐大赛冠军奖金高达20万,吸引了一大批高品质音乐人参赛。作为岛城史上奖金最高、规模最大、公正度最受认可的大赛,它的人气能否与酒吧街的人气形成关联互动,也是振兴夜经济的一大看点。

岛城酒吧老板们除了经营自己的店面,也会去其他音乐吧里感受氛围。G7老板翟圣龙带着朋友去新都心的DMC,在这个新锐人气Livehouse里玩得很开心。DMC老板李洋也是音乐人出身,他的店里经常邀请朋克、后朋克等乐队演出,“我们就想做独立的有趣的乐队的演出”。在李洋看来,扶持政策最好能关注到音乐本身,市北区的酒吧文化积淀不够厚实,还需要长期的培养。红酒街的鹿啦咖啡也是音乐人喜爱的据点,老板朱先生表示,鹿啦经过区里的考察后排名很高,“我们一直是赔着钱做酒吧,生意受疫情影响比较大,很希望得到来自政府的租金支持。”

音乐文化如何催化

受北京疫情反复影响,北京乐队的青岛巡演相继取消,Downtown、雀跃之地连续发布取消公告。在这样的形势下,岛城音乐人仍然加入Livehouse的新建、重建热潮。岛城颇具影响力的“硬盒现场”正在闽江路装修重建,老板傅彤介绍,岛城新锐音乐人不断涌现,让演出行业看到了夜经济的巨大潜力。即便是北京的乐队巡演无法成行,岛城本土的音乐人仍然组织了户外的音乐会,比如刚刚在李沧区举行的嘻哈音乐节,邀请了十几个MC到现场,气氛很好。青岛歌手Buzzy组建的嘻哈厂牌“梁山好汉”发展势头迅勐,已经成为说唱音乐的一股新势力;而之前赴北京发展的部分老乐手也返回青岛,新老音乐人的助力,将有助于夜经济、酒吧产业和Livehouse的复兴。

同样位于闽江路的Slogan主打轻音乐、爵士,在合伙人战江看来,青岛音乐文化除了资金扶持以外,很大一块短板在于缺乏一个专业的音乐高校。而成都夜经济如此发达,四川音乐学院的存在非常重要。“小酒吧没有合适的歌手、乐队;我们要是请乐队 ,一晚上最少开销一两千。酒吧老板也想学那些丽江小酒馆一样找个民谣歌手来弹唱,然而青岛能弹唱的歌手虽然多,他们更希望出专辑、做专场,不愿意到酒吧唱歌。音乐学院能够提供很多高水平的学生到酒吧演出,在舞台上不断锤炼,进一步走上专业舞台。而我们在青岛音乐行业将近二十年,本土音乐人还是那些老面孔,新的苗子考大学去了北京上海,回青岛时大多在假期,到酒吧玩玩音乐而已。”如何吸引音乐人才回流,如何将音乐人吸引到夜经济大潮里,这是青岛振兴夜经济的又一课题。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