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电音节活动算是电音行业真正的寒冬……

发布者:相识一笑
1756 0 0
2019年,因为种种原因许多电音节和演出活动都没有办法举办,那时候我们都认为这一年是电音演出的寒冬期。持续低谷理应有反弹 ,都预测2020年将会成为电音节和演出活动爆发的一年,并且业内也有许多关于海外IP回归的信号。
Club、活动公司、电音节主办方、各大品牌等都在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怎料,刚进入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爆发。

全国各大城市进行了严密的疫情防控工作人们都在家中足不出户抗击疫情全国的娱乐场所纷纷停止营业Club、Live House 也都大门紧闭
电音节和活动的主办方迅速接受信号接下来将会有多少时间的冰封期?什么时候才能举办活动?在哪些城市能有希望举办?
诸多的疑问让业内所有人突然明白了过去的2019年原来根本不算什么曾经期待的2020年,才是真正的寒冬

电音活动方的焦虑
抗击疫情,国家倡议大家不要去人群聚集的地方。别说上千上万人的电音节了,就是上百人的小型活动在一段时间内都是无法举办的。就目前而言,上半年有许多大型活动全部取消,让我们来看看演出、体育行业中的一些例子。

1月22日 大麦网表示,摩登兄弟、韩红、蔡依林、梁静茹、李宗盛巡演延期。

1月25日,梁静茹宣布延期举办位于上海的演唱会。

1月26日,刘德华也宣布取消香港12场演唱会。

1月26日,黎明也宣布澳门的演唱会延期举行。

1月27日,1月28日在天津《郭德纲暨德云社新春贺岁相声专场》演出顺延。

2月13日和14日原定在杭州举行的亚洲室内田径锦标赛取消。

原定于2月28日在海南文昌进行的亚洲杯比赛推迟进行。

原定在3月6日到8日于北京举行的跳水世界杯系列赛取消。

2月15日至16日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测试赛的滑雪世界杯延庆站取消

3月13日至15日在南京举行的2020年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则延期到明年。

以上这些仅仅是被取消或者延期的演出、比赛中的一小部分,全国各个城市的剧场、剧院等场地也都将2月份的相关活动取消。

基于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可以察觉到目前在时间点上,3月份的活动都被波及到了,至于是否还会继续波及下去,那要看近期疫情爆发期的控制情况。
在以往每年4月,就已经会有电音节活动了。近年的5月1日劳动节黄金周,武汉VAC电音节也聚集了许多Raver的前往,虽说今年传言将会要换到长沙去举办,但是现在按照目前的情况,也是为他们捏了一半汗。

根据我的了解,3月份就已经有确认的某综合类音乐节的取消(或延期),据说损失也是惨重的。
大家需要知道一个大型音乐节活动的举办成本,包含有艺人、场地租赁、活动宣传、现场设施搭建、导演团队、项目运营、安保费用等。万人以下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300万元,万人以上单日成本500万元,这是普通音乐节,电音节基于海外艺人高昂的演出费,成本比起普通音乐节起码高3倍以上,EDC这种级别的,单单艺人演出成本就应该超过3000万元。
演出前夕,成本中的50%将会以定金的方式支付给场地方、供应商、艺人经纪公司等,如果一旦取消,这些定金极大可能是无法退回。这对一些主办方来说可能是致命的打击,曾经就有不少主办方因此消失在这个市场里。

这次疫情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票务公司、艺人演出经纪公司也将同样迎来低谷期。
上半年,中国的电音节和活动,甚至是演出市场,大家都不会太好过。
Club 和 Livehouse 的担忧
让我们再来看看Club和Livehouse,从年三十开始,可以说国内所有的Club都关紧了大门,Livehouse也一样。本来只是春节期间的休假期,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休假期将会延长,延长多久?不知道……
上海的Mao Livehouse最近取消了3月6日日本传奇涉谷系教父Cornelius小山田圭吾的演出。

从这则信息我们可以推算出,Club、Livehouse 在2月份肯定是无法营业的,3月份也不太乐观。至少长达2个月的停业,对于他们来说有着极大的影响。
0收入,还要承担2个月的房租和员工工资,这对集团性的大型Club来说还可能挺过去,但是小型地下的Club、Livehouse,可能将会是毁灭性打击,他们就像小型私营企业一样,如果老板口袋里没有足够的钱,可能他们的门将会永远的关下去。

还有一部分知名的Club承受的损失更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如果这些Club在2月、3月都已经提前预定了国际知名DJ艺人的话,无论是取消和延期,他们的支付出去的定金或者全款都算是打了水漂。
按照2个月请4个国际艺人来计算,费用也达到了上百万,这对于急需现金流来度过这2个月的Club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2个月,只是预估,可能3月就能恢复了?但是也可能会更糟,这也都是要看疫情的情况。
失了业的人
DJ、VJ、灯光师、酒吧销售甚至是服务员,最近纷纷表示自己已经失了业,你可知道他们在网上的调侃可能是真的。
有人会有疑问,国家不是发布了疫情期间不准裁员的政策?为什么这些人会失业了呢?

这一行本身就是流动性很大的行业,就拿服务员来说,他们通常都是外来务工者,劳务合同都是一年一签,甚至有些地方都没有劳务合同。每逢春节后他们来到城市在各个酒吧中打工,春节前回老家过年,年后可能就会换别的酒吧工作。所以这个时期,他们返城后很有可能发现酒吧大门紧闭,没有地方可以打工。
DJ、VJ、灯光师,如果是驻场的有劳动合同在身的不用太担心这些问题。但是有很多Livehouse、中小型Club因为经费问题,与DJ、VJ、灯光师的是合作关系,没有固定工资,但是每周来上几次班就个几次钱,和钟点工阿姨性质相同,所以停业期间,这些人自然也就失了业。

还有一些巡演DJ,平时我们看到他们全国各地到处飞,演出排的满满,劳模中的劳模。但是现在只能闲在家中了。反正最近,我在朋友圈里是没看到一张DJ发的演出海报了。
还有就是酒吧订卡的销售,基本工资低到你无法想象,收入全靠卖出去卡座的提成,有些高达30%的提成能让他们风光无限。甚至有些销售为了更多的订单,做起了Freelancer,提供一个城市里多个酒吧的定位,代价是没有酒吧支付给他们固定工资。这些销售最近再也卖不了卡了,我倒是看到有些销售在朋友圈已经开始卖口罩了。

写在最后
是的,2020年对于电音活动来说是真的寒冬,不仅仅是我们,娱乐业、餐饮业、乃至中国整个经济的影响都是很大的。
为什么要写出这篇文字,就是想让大家认清现状,很多老板、领导、股东都非常焦虑,越是如此越是要认清情况,不能逃避,生死一线之际做好准备,做出抉择。
每个人都会有困难,每一个员工、每一个老板、每一个房东、每一个人,都不会容易。
但是疫情结束后,势必会有一次大的增长,危机的同时也会伴有机会,哪怕是跌到了谷底,还能够从最底层再爬上来,这不是很酷吗?
发表评论
'